致友人

想想在上海呆的这么几年,真正交的朋友能有几个呢?朋友,指能一块儿吃饭,时不时呆着不说话也没关系的那类人,恰恰是这类人,也是极难寻,像是恋爱似的,得靠缘分。   老友抓米要回家乡了,不呆上海了,对于她这个决定,我既觉得惊讶,又觉得情理之中,她是个性情中人,对于城市的判断和我当年一样, 譬如喜欢上一个人,就特别看重这个人呆着的地方,而一旦和这个人决裂,也便觉得这座城市无可留恋。我当时也真的这么想,也写下过很多煽情而伤感的文字。(都是坎儿,上辈子欠的,还清就好)   我现

2015-03-29 12:19:00  

致友人

想想在上海呆的这么几年,真正交的朋友能有几个呢?朋友,指能一块儿吃饭,时不时呆着不说话也没关系的那类人,恰恰是这类人,也是极难寻,像是恋爱似的,得靠缘分。   老友抓米要回家乡了,不呆上海了,对于她这个决定,我既觉得惊讶,又觉得情理之中,她是个性情中人,对于城市的判断和我当年一样, 譬如喜欢上一个人,就特别看重这个人呆着的地方,而一旦和这个人决裂,也便觉得这座城市无可留恋。我当时也真的这么想,也写下过很多煽情而伤感的文字。(都是坎儿,上辈子欠的,还清就好)   我现

2015-03-29 12:19:00  

致友人

想想在上海呆的这么几年,真正交的朋友能有几个呢?朋友,指能一块儿吃饭,时不时呆着不说话也没关系的那类人,恰恰是这类人,也是极难寻,像是恋爱似的,得靠缘分。   老友抓米要回家乡了,不呆上海了,对于她这个决定,我既觉得惊讶,又觉得情理之中,她是个性情中人,对于城市的判断和我当年一样, 譬如喜欢上一个人,就特别看重这个人呆着的地方,而一旦和这个人决裂,也便觉得这座城市无可留恋。我当时也真的这么想,也写下过很多煽情而伤感的文字。(都是坎儿,上辈子欠的,还清就好)   我现

2015-03-29 12:19:00  

致友人

想想在上海呆的这么几年,真正交的朋友能有几个呢?朋友,指能一块儿吃饭,时不时呆着不说话也没关系的那类人,恰恰是这类人,也是极难寻,像是恋爱似的,得靠缘分。   老友抓米要回家乡了,不呆上海了,对于她这个决定,我既觉得惊讶,又觉得情理之中,她是个性情中人,对于城市的判断和我当年一样, 譬如喜欢上一个人,就特别看重这个人呆着的地方,而一旦和这个人决裂,也便觉得这座城市无可留恋。我当时也真的这么想,也写下过很多煽情而伤感的文字。(都是坎儿,上辈子欠的,还清就好)   我现

2015-03-29 12:19:00  

致友人

想想在上海呆的这么几年,真正交的朋友能有几个呢?朋友,指能一块儿吃饭,时不时呆着不说话也没关系的那类人,恰恰是这类人,也是极难寻,像是恋爱似的,得靠缘分。   老友抓米要回家乡了,不呆上海了,对于她这个决定,我既觉得惊讶,又觉得情理之中,她是个性情中人,对于城市的判断和我当年一样, 譬如喜欢上一个人,就特别看重这个人呆着的地方,而一旦和这个人决裂,也便觉得这座城市无可留恋。我当时也真的这么想,也写下过很多煽情而伤感的文字。(都是坎儿,上辈子欠的,还清就好)   我现

2015-03-29 12:19:00  

当茄子打翻在地毯的那个瞬间

带着油、粘着蒜粒、辣椒、葱花、芝麻的茄子被打翻在地毯上的瞬间,我竟然一点也不惊讶,放在锅上的菜得继续烧,不然得糊,我得继续照看。把整盘茄子打翻的人开始咒骂,骂骂咧咧自己的倒霉和困倦。“为什么让我端呢,我头晕得要命。”你本可以爆发,把新买的锋利铲子往他脸上飞,再砸几只碗,噼里啪啦再热闹一番。可是,何必呢?我不想多说什么了,对待这样的人生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。越是在人们倒数欢庆的时候,你微笑的琐碎的无奈的倒霉被放大到无限,一个不好的兆头,来年都不会好了,自然是这样的,

2014-12-31 09:21:00  

当茄子打翻在地毯的那个瞬间

带着油、粘着蒜粒、辣椒、葱花、芝麻的茄子被打翻在地毯上的瞬间,我竟然一点也不惊讶,放在锅上的菜得继续烧,不然得糊,我得继续照看。把整盘茄子打翻的人开始咒骂,骂骂咧咧自己的倒霉和困倦。“为什么让我端呢,我头晕得要命。”你本可以爆发,把新买的锋利铲子往他脸上飞,再砸几只碗,噼里啪啦再热闹一番。可是,何必呢?我不想多说什么了,对待这样的人生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。越是在人们倒数欢庆的时候,你微笑的琐碎的无奈的倒霉被放大到无限,一个不好的兆头,来年都不会好了,自然是这样的,

2014-12-31 09:21:00  

当茄子打翻在地毯的那个瞬间

带着油、粘着蒜粒、辣椒、葱花、芝麻的茄子被打翻在地毯上的瞬间,我竟然一点也不惊讶,放在锅上的菜得继续烧,不然得糊,我得继续照看。把整盘茄子打翻的人开始咒骂,骂骂咧咧自己的倒霉和困倦。“为什么让我端呢,我头晕得要命。”你本可以爆发,把新买的锋利铲子往他脸上飞,再砸几只碗,噼里啪啦再热闹一番。可是,何必呢?我不想多说什么了,对待这样的人生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。越是在人们倒数欢庆的时候,你微笑的琐碎的无奈的倒霉被放大到无限,一个不好的兆头,来年都不会好了,自然是这样的,

2014-12-31 09:21:00  

当茄子打翻在地毯的那个瞬间

带着油、粘着蒜粒、辣椒、葱花、芝麻的茄子被打翻在地毯上的瞬间,我竟然一点也不惊讶,放在锅上的菜得继续烧,不然得糊,我得继续照看。把整盘茄子打翻的人开始咒骂,骂骂咧咧自己的倒霉和困倦。“为什么让我端呢,我头晕得要命。”你本可以爆发,把新买的锋利铲子往他脸上飞,再砸几只碗,噼里啪啦再热闹一番。可是,何必呢?我不想多说什么了,对待这样的人生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。越是在人们倒数欢庆的时候,你微笑的琐碎的无奈的倒霉被放大到无限,一个不好的兆头,来年都不会好了,自然是这样的,

2014-12-31 09:21:00  

当茄子打翻在地毯的那个瞬间

带着油、粘着蒜粒、辣椒、葱花、芝麻的茄子被打翻在地毯上的瞬间,我竟然一点也不惊讶,放在锅上的菜得继续烧,不然得糊,我得继续照看。把整盘茄子打翻的人开始咒骂,骂骂咧咧自己的倒霉和困倦。“为什么让我端呢,我头晕得要命。”你本可以爆发,把新买的锋利铲子往他脸上飞,再砸几只碗,噼里啪啦再热闹一番。可是,何必呢?我不想多说什么了,对待这样的人生,又有什么好说的呢。越是在人们倒数欢庆的时候,你微笑的琐碎的无奈的倒霉被放大到无限,一个不好的兆头,来年都不会好了,自然是这样的,

2014-12-31 09:21:00  

锅盖打翻包菜的那一瞬间

包菜,我们那里叫牛心菜,上星期,我爸帮我拿来一颗。装在红色的塑料袋里,橄榄球状。关于蔬菜,他们是这样想的,城里的菜场里卖的都是有毒的,所以,就会趁着来市区的当儿,帮我捎来,有花椰菜,小青菜,草头,鸡毛菜,豆苗,近期还有本地土豆。那次,是颗包菜。爸爸拿来的菜总是太多,我有时懒得烧,往往看着蔬菜一点点变黄,心痛,但还是懒得烧。那颗包菜,我有时扔在地上,有时塞在冰箱里,就是不想去料理它。它菜叶紧凑地卷着始终不坏不烂,就有点无精打采的蔫相。距离爸爸拿来包菜的第三天,我还是没解决它,爸爸知道了吃

2013-04-12 11:17:00  

锅盖打翻包菜的那一瞬间

包菜,我们那里叫牛心菜,上星期,我爸帮我拿来一颗。装在红色的塑料袋里,橄榄球状。关于蔬菜,他们是这样想的,城里的菜场里卖的都是有毒的,所以,就会趁着来市区的当儿,帮我捎来,有花椰菜,小青菜,草头,鸡毛菜,豆苗,近期还有本地土豆。那次,是颗包菜。爸爸拿来的菜总是太多,我有时懒得烧,往往看着蔬菜一点点变黄,心痛,但还是懒得烧。那颗包菜,我有时扔在地上,有时塞在冰箱里,就是不想去料理它。它菜叶紧凑地卷着始终不坏不烂,就有点无精打采的蔫相。距离爸爸拿来包菜的第三天,我还是没解决它,爸爸知道了吃

2013-04-12 11:17:00  

锅盖打翻包菜的那一瞬间

包菜,我们那里叫牛心菜,上星期,我爸帮我拿来一颗。装在红色的塑料袋里,橄榄球状。关于蔬菜,他们是这样想的,城里的菜场里卖的都是有毒的,所以,就会趁着来市区的当儿,帮我捎来,有花椰菜,小青菜,草头,鸡毛菜,豆苗,近期还有本地土豆。那次,是颗包菜。爸爸拿来的菜总是太多,我有时懒得烧,往往看着蔬菜一点点变黄,心痛,但还是懒得烧。那颗包菜,我有时扔在地上,有时塞在冰箱里,就是不想去料理它。它菜叶紧凑地卷着始终不坏不烂,就有点无精打采的蔫相。距离爸爸拿来包菜的第三天,我还是没解决它,爸爸知道了吃

2013-04-12 11:17:00  

锅盖打翻包菜的那一瞬间

包菜,我们那里叫牛心菜,上星期,我爸帮我拿来一颗。装在红色的塑料袋里,橄榄球状。关于蔬菜,他们是这样想的,城里的菜场里卖的都是有毒的,所以,就会趁着来市区的当儿,帮我捎来,有花椰菜,小青菜,草头,鸡毛菜,豆苗,近期还有本地土豆。那次,是颗包菜。爸爸拿来的菜总是太多,我有时懒得烧,往往看着蔬菜一点点变黄,心痛,但还是懒得烧。那颗包菜,我有时扔在地上,有时塞在冰箱里,就是不想去料理它。它菜叶紧凑地卷着始终不坏不烂,就有点无精打采的蔫相。距离爸爸拿来包菜的第三天,我还是没解决它,爸爸知道了吃

2013-04-12 11:17:00  

锅盖打翻包菜的那一瞬间

包菜,我们那里叫牛心菜,上星期,我爸帮我拿来一颗。装在红色的塑料袋里,橄榄球状。关于蔬菜,他们是这样想的,城里的菜场里卖的都是有毒的,所以,就会趁着来市区的当儿,帮我捎来,有花椰菜,小青菜,草头,鸡毛菜,豆苗,近期还有本地土豆。那次,是颗包菜。爸爸拿来的菜总是太多,我有时懒得烧,往往看着蔬菜一点点变黄,心痛,但还是懒得烧。那颗包菜,我有时扔在地上,有时塞在冰箱里,就是不想去料理它。它菜叶紧凑地卷着始终不坏不烂,就有点无精打采的蔫相。距离爸爸拿来包菜的第三天,我还是没解决它,爸爸知道了吃

2013-04-12 11:17:00  

能承受较大压力

几乎所有高薪的招聘广告都写着这么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,有时候不仅仅是高薪,低薪的也舔着脸注明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。 似乎,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是现代人生活的必备能力。那些“不能承受较大压力”的人则遭到了遗弃。 人们甚至不会问一声,为什么我必须要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?为什么我要没日没夜地工作,不知疲倦地伺候着上司、客户?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可改变的生活方式吗? 所谓压力,是

2013-01-21 04:35:00  

能承受较大压力

几乎所有高薪的招聘广告都写着这么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,有时候不仅仅是高薪,低薪的也舔着脸注明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。 似乎,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是现代人生活的必备能力。那些“不能承受较大压力”的人则遭到了遗弃。 人们甚至不会问一声,为什么我必须要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?为什么我要没日没夜地工作,不知疲倦地伺候着上司、客户?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可改变的生活方式吗? 所谓压力,是

2013-01-21 04:35:00  

能承受较大压力

几乎所有高薪的招聘广告都写着这么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,有时候不仅仅是高薪,低薪的也舔着脸注明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。 似乎,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是现代人生活的必备能力。那些“不能承受较大压力”的人则遭到了遗弃。 人们甚至不会问一声,为什么我必须要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?为什么我要没日没夜地工作,不知疲倦地伺候着上司、客户?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可改变的生活方式吗? 所谓压力,是

2013-01-21 04:35:00  

能承受较大压力

几乎所有高薪的招聘广告都写着这么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,有时候不仅仅是高薪,低薪的也舔着脸注明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。 似乎,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是现代人生活的必备能力。那些“不能承受较大压力”的人则遭到了遗弃。 人们甚至不会问一声,为什么我必须要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?为什么我要没日没夜地工作,不知疲倦地伺候着上司、客户?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可改变的生活方式吗? 所谓压力,是

2013-01-21 04:35:00  

能承受较大压力

几乎所有高薪的招聘广告都写着这么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,有时候不仅仅是高薪,低薪的也舔着脸注明一句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。 似乎,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是现代人生活的必备能力。那些“不能承受较大压力”的人则遭到了遗弃。 人们甚至不会问一声,为什么我必须要“能承受较大压力”?为什么我要没日没夜地工作,不知疲倦地伺候着上司、客户?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可改变的生活方式吗? 所谓压力,是

2013-01-21 04:35:00  

中国古代文学 Global world news developer online documents developer online toolset Global E-commerce Global world images